环保问责,还是问责环保?

来源:未知 作者:沐鸣日期:2019/06/21 浏览:

2019年5月23日,中央环保督察对河北、内蒙古等10省份“回头看”已经完成反馈。如果第一轮“全覆盖”督察是体检,此次“回头看”则是“看病抓药”后的一次“复查”。
 
虽有成效,但“敷衍整改”“表面整改”“假装整改”也成为“回头看”中高频词。环境部在通报中也毫不留情,不乏“变本加厉”“现场景象触目惊心”“情节严重、性质恶劣”等严厉措辞。
 
在江西赣州,一些部门在整改报告编制过程中弄虚作假,导致需要治理的废弃稀土矿山面积减少约10平方公里。
 
在中央督察组最早进驻的河北,唐山市高新区和芦台经济开发区的环保督察整改方案,除个别地名人名外,其余内容完全一致,明显相互抄袭;廊坊市固安、永清等县制定的整改方案照抄照搬、敷衍应付。
 
“难以想象,环保风暴与高压之下,有些地方的环保意识还如此淡漠。”一位参与“回头看”的督察组成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。他认为,之所以环境意识淡漠,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环保风暴更多是刮向了环保部门。
 
督察机构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。2014年,时任环境保护部华东局督查中心五处副处长、处长的沃飞、徐亦钢在《中国环境报》撰文:“基层环保部门担负的责任与自身诸多条件不匹配、不对等,造成诸多无奈,或许才是基层环保部门近年来陷入问责不断、事故不止怪圈的根本原因。”
 
赣州事件中,编制虚假报告的是矿管、林业及水土保持等部门,而此前被问责的是赣州市原副市长和三名环保系统官员——赣州市环保局局长、信丰县环保局副局长和一名环境监察中队长,中队长处理最重,已被免职。
 
“撇开占极少数的违法乱纪者不说,一些环境问题的出现,并非完全由于环保工作人员主观上原因导致的失职、渎职,而是基层环保部门担负的责任与自身诸多条件不匹配、不对等,造成诸多无奈。”沃飞、徐亦钢在前述文章里指出。
 
在其他环保相关部门,也有类似的情况。
 
蒋迎红的“苦衷”是,1982年抢救性建立保护区的大背景下,涵养水源为主的森林类保护区只是描述了大致范围,而后陆续升格为国家级的保护区明确了界线范围,但是广西还有海洋山等11个保护区界线不明确。
 
“在桂东的那林镇,几乎行政界线范围内都纳入保护区。”蒋迎红认为,如果据此认定保护区范围“大幅度瘦身”并不科学,还要考虑原住民的生计问题。
 
“保一方水土为了百姓,但是百姓利益一直受损,保护者做了很多,但是一样担责,好像谁都没享受到保护的成果。”一位广西壮族自治区的官员坦言,“保护区做了这么多年有点失败。”
 
确界问题被广西林业看做“硬骨头”,仅靠环保、林业一两个部门解决不了,需要协调各个利益相关方,还要横向与其他部门打交道,比如国土部门配合、财政部门拨款。
 
沐鸣反思了很久,结论是:再来个检查,问题依然解决不了。“确界不解决,问题就是死胡同越走越窄,如果能挨个处分就解决,我们可以背,也算完成历史使命了。”
0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